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曾经如日中天的著名画家,为何卖掉比弗利山庄的豪宅?沉寂多年后他道出真相

2022-12-14 01:45:46 1260

摘要:2020年开始的一场疫情,把常居海外的美籍华人艺术家丁绍光留在了上海。整整一年,他几乎足不出户。绘画大师丁绍光是中国画家中的一个传奇。他与上海有着很深的缘分。在上海大剧院、文化广场两大文化地标,都可以看到他的巨幅作品。■丁绍光做客克勒门文化...

2020年开始的一场疫情,把常居海外的美籍华人艺术家丁绍光留在了上海。整整一年,他几乎足不出户。

绘画大师丁绍光是中国画家中的一个传奇。他与上海有着很深的缘分。在上海大剧院、文化广场两大文化地标,都可以看到他的巨幅作品。

■丁绍光做客克勒门文化沙龙

曾经如日中天却又忽然销声匿迹。这十多年,丁绍光退出了所有的活动,卖掉了比弗利山庄的大豪宅。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借着做客克勒门文化沙龙之际,年过八旬、淡出公众视野许久的丁绍光首次坦露了这些年的心路历程。他说,“其实也没发生什么事,我想重新开始。”

卖掉豪宅买回自己的画

丁绍光曾开创了闻名世界的中国现代画坛“云南画派”。

从北京四合院里走出的他,在云南生活了18年,那片神秘的热带丛林是他艺术的底色。

1980年赴美国,开创了他的艺术神话。

自1986以来,他在世界各地举办个人展览逾500次,作品收藏遍及五十个国家和地区。

他曾5次为联合国作画,1993~1995年连续三年被选为联合国代表画家,作为唯一华人画家入选自十四世纪以来百名艺术大师排行榜。美国的两座城市有“丁绍光日”。

■丁绍光

展览和邀约纷至沓来,荣誉和辉煌接踵而至,他马不停蹄地创作和奔波。

一张好画可以印出一批丝网,签名签到手软。最多的时候一年办40场画展,最辉煌的时候买下比弗利山庄4000平米的大豪宅。

租客是大名鼎鼎的迈克尔·杰克逊。

■丁绍光在比弗利山庄的豪宅

对于卖掉大豪宅,丁绍光回应,其实也没发生什么事。“我觉得过多的商业活动影响了我的创作。”

他说,刚刚到美国的时候,生活也是很难的,“我20块美金到的美国,这个压力大家可以想象,在那个时候很希望通过自己的画能够生存,到了后来,我想我只要卖到一百万就挺好了,就可以搞我自己的艺术了。后来就想要五百万,再后来,想要五千万。”

丁绍光说,这其实就是贪婪。“我现在觉得富贵不过如此。觉悟以后,我做了积极调整,把比弗利山庄、一个公司,两栋房全部卖了。我想重新开始。这段时间我就反思了自己,在反思当中,我犯了另外一个毛病,我坦率地告诉大家,就是想多了。”

他坦言,“我后来有一段时间没画画,就是想再画,我也否定,站得眼界越高,否定掉的越多。这样都没法画画了,这个时候一定要坚持,这有可能是一个新高潮的出现。”

■丁绍光近作《三十功名尘与土》

卖掉比弗利山庄的大豪宅后,丁绍光还在世界各地买回自己当年的画。他说,其中,“有一部分是值得保留,还有一部分是看的不顺眼的。”

他说,这么多年去世界各地博物馆,经常看到不少大名鼎鼎的画家作品,有些是烂画,但挂在那谁也不敢动,没有人敢拿过来把它毁掉。“所以我只有自己去毁。这是对自己艺术负责任的态度。>

■丁绍光近作《八千里路云和月》

《三十功名尘与土》、《八千里路云和月》,是丁绍光近年创作的两幅自画像。从这画像中,或许可以看出他的宠辱不惊,看到他的重新出发。

他希望,“在艺术上再有一个高潮。”

送给上海的美好礼物

丁绍光与上海的缘分要从上海大剧院1998年落成说起。

那幅非常轰动的巨作《艺术女神》,正对着进门入口处,远远看到,震撼着每个观众的心灵——这是丁绍光在他比弗利山庄大宅中花了26天创作的作品。

 >

■《艺术女神》在上海大剧院的大堂
■丁绍光在比弗利山庄的家中绘制《艺术女神》

丁绍光回忆,当时上海大剧院因为马上要开幕,时间很赶,年过六旬的他,那个夏天就在家里,玩着命地画。当时画掉了100多支笔。

2003年,丁绍光又回到上海,花了五天五夜修复了这幅巨作。

2010年,丁绍光又送给了上海另一份礼物,那就是上海文化广场的玻璃壁画《生命之源》。

■上海文化广场的玻璃壁画《生命之源》

这是一幅16米高、300多平方米的巨幅壁画, 30万块切割成各种形状的小块彩色玻璃,最后拼装起来,组成了酣畅淋漓、美轮美奂的《生命之源》。

紫罗兰色的基调,让古老的原始森林神秘却又充满生机。这幅壮美、飘逸、大气的壁画,寄托着对艺术“新生”的渴望和未来的美好期盼。如此恢弘的作品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玻璃壁画,这样的规模在世界范围也十分罕见。

■上海文化广场的玻璃壁画《生命之源》

丁绍光说,这件壁画是“站在前人肩膀上的作品”。因为彩色玻璃画,在西方有上千年历史了。为了创作《生命之源》,丁绍光去了洛杉矶的玻璃工场。那里竟然有2000多种色彩的玻璃任他挑选。同样的蓝色,就能烧出几十种变化。

这幅壁画,是艺术与科技的结合,是丁绍光与本土艺术家的合作,是他留给上海非常美好的礼物。

回首当年初恋故事

丁绍光有着深深的西双版纳情节。当时毕业分配的时候填志愿,他六个志愿都填了一个地方,就是西双版纳。

他说,当地的风土人情非常美丽动人,到了云南以后简直像世外桃源,傣族人非常爱美,那些女孩子非常爱美,这些美对艺术家们来讲太重要了。

丁绍光在那里,遇到了美好的初恋。

■丁绍光与主持人阎华

丁绍光说,“有人根据我的爱情故事写了剧本,那时连演员都找好了,选了周润发来演我这个角色。但故事编的太离谱,为了能够让观众喜欢,把我写的像现代版的陈世美,还说我跟初恋情人小玉娟有一个私生女。后来我说,这不能拍。”

年过八旬,丁绍光在回首这段青春往事时说,其实当时非常非常单纯,“有一点柏拉图。因为我是学生,我那个时候在读书。”

可是当丁绍光毕业后再度返回云南时,因为各种原因,他在云南艺术学院教书6年,却一次也没有机会再回到西双版纳。

当两人再相见时。玉娟已经结婚了,有三个小孩。“我去她的家,坐了两个钟头都不见她下来,结果我就叫她,她说了一句话,她说我是不是真的很丑,我说没有没有。”那天,丁绍光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她的孩子买了玩具。

■丁绍光画作里的初恋女神

后来,丁绍光把对西双版纳和对玉娟的挚爱,都画进了作品里。他的代表作《乐园》,就是以他的初恋情人玉娟为原型创作的。

丁绍光女儿结婚时,向父亲索要的嫁妆,正是这幅以玉娟为原型的《乐园》。早就卖掉的作品,画家又花高价买回给了女儿。

来源:周到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